“创客”:自制电子玩意网上晒

几年前,肖文鹏拿着不菲薪水,过着朝九晚六的生活。那时他是北京一家知名计算机企业的程序员。几年后,他想做些“想做的事儿”,不愿再被程式化的工作束缚。少了稳定收入,但他很快乐。现在他有了个特别身份:创客。由他组织创办的创客们的线下俱乐部,被称作“北京创客空间”。包括肖文鹏、王盛林在内的10来名核心成员,大多当初就是网友,这群“发烧友”从线上聚到线下,奇思妙想尽情创作,转而又把完成的作品从线下晒到网上。

四轴飞行器,也要亲自动手造

“当一块通有电流的金属或半导体薄片垂直放在磁场中时,薄片两端会产生电位差,这种现象称为霍尔效应,霍尔开关就是利用霍尔效应的一种传感器……”肖文鹏讲得有板有眼,10来个年轻人围坐一圈,听得聚精会神。这是每周一次的线下聚会,已持续两年。每次内容讨论当日或近期要完成的项目,随后大伙亲自动手。“起初我们在网上交流得很热烈,但时间长了话题渐渐分散。纸上谈兵多,实际动手少啊。”肖文鹏想到了线下交流,众人一拍即合,摩拳擦掌……在创客空间,你能见到各种好看好玩的东西。电动车模,魔方机器人,四轴飞行器玩具……这些都是创客们集体或个人的智慧结晶。最近,创客们完成了“弹眼落睛”项目,他们从自选螺丝、密度板开始,历时整1年多,居然制造出一台3D打印机!“这和价格动辄几十万的商用打印机肯定没法比,但它能像个混合器一样,根据给出的模型打印出真正的实体复制品。比如,你需要墙上的挂钩,直接打印出来即可。”团队成员王盛林告诉记者,打印机制作成型后,创客们甚至想到打印一个塑料人体出来!

知识分享,才能站在前人的肩膀上

你也许想不到,活跃在空间的成员不都是电子、计算机等工科背景的年轻人。他们中不乏有文科与艺术背景,既有快毕业的大学生,也有工作多年的“白领”。“很多精彩作品,光靠几个技术精湛的工科男捣鼓不出来。在创意策划上,恰恰需要艺术家的感性。”学电子出身的阿龙说,不少大项目的制作不可能单人完成。比如在控制部分,一定是电子工程师擅长,到了皮带装置与传动设计环节,又非机械工程师的专长莫属。

“与保护专利的传统思维方式不同,创客空间不怕被偷‘知识产权’。”肖文鹏告诉记者,受几年前兴起的“开源硬件”启发,创客空间里很多创作就是在被称作Arduino(阿都诺)的知名国际开源代码硬件基础上完成的。“开放所有代码与数据,允许任何人站在前人肩膀上参与创造,这是开源硬件的初衷。”不管是个人创作还是团队杰作,创客们多会把线下完成的成品照片挂到网上共享,供更多“发烧友”参考。王盛林打比方,“我们都见过椅子,但很少有人会做椅子。现在公布所需的原始材料、加工过程、拼装工序,即便是个小学生也能做出来。”

“创客空间社区讲究的是知识分享!”创客们不介意任何人在空间所提供的硬件平台基础上完成创作,但你必须注明出处,并把做出的修改返回到社区(上传到线上)。“这比垄断资源、闭门造车,要有意义得多!”

“创客空间”,谁来共享它的乐趣

但肖文鹏、王盛林也有烦恼。最初线下聚会规模有限,临时租场完全应付得来。后来制作的东西越来越复杂,问题接踵而至。从电机、驱动板、车架、传感器等大件,到电池、电源、接线板、电容电阻等小件,有回用3个大行李箱,才把器具运到现场。有的大项目不可能一次完工,半成品又不方便移动携带,必须得有个固定场所。

去年创客们终于有了“家”:位于宣武门附近4层小楼的一间办公室,这也意味着高额房租。空间一改过去AA制做法,以10万元注册公司,完全免费开放,可20多平方米的小屋捉襟见肘。时下创客空间通过出售电子板、工具包和少量成品获取收入,而这些钱都被投到了空间日常运转上。不少网友留言想参加聚会,但肖文鹏清楚,一旦超过10个人,就别想在空间里动手做工。他想找到更大场地,可但凡交通便捷,租金便是天文数字……创客在国内还很小众。有次做电动小汽车来了200多人,他异常激动,但日子一久,不少人纷纷浅尝辄止。“你见过国外那些真正的创客空间吗?连很多老年人、家庭妇女都充满激情地定期参加,自己设计、动手制作,享受其间乐趣。”

这场面是他的愿景,可啥时能在国内出现成了萦绕在心头的问号